我家孩子很特別(下)- 通往英國特殊教育「貴賓之路」- EHCP家長過來人語

我家孩子很特別(下)- 通往英國特殊教育「貴賓之路」- EHCP家長過來人語

分享家長: Lucy

我家有特殊兒童,來英五年,輾轉認識了一些處境相近的香港家長,向我查詢英國特殊教育的各種問題。不少人有美麗的誤會,以為英國的特殊學校會是天堂。事實是,這裡支援雖好,但僧多粥少,要成功替孩子爭取,除了有過五關斬六將的能耐,還必須有財政資源。

這次集中講令很多「特殊家長」聞之色變的education health care plan(編註:教育健康關顧計劃,簡稱EHCP),這是通往全方位特殊教育支援的通行證。

假設兩個問題一樣的孩子,獲得EHCP支援的,會得到截然不同的「貴賓」待遇,然而決定他們是否取得通行證,卻不是小孩身體實際狀況。

難以置信的度身訂造計劃

EHCP支援,包括入讀你指定的學校(不受居住地限制)、全套學習支援、跨區往返學校的士費、各式治療、25歲前仍然能留在學校的權利、專設的學徒計劃和工作機會,還有家長作為照顧者的薪津,全數由政府支付。如此貴賓級服務,驟耳聽來有點難以置信。

我的女兒C 入讀私立特殊學校後,我和一班同學媽媽聊天,方知九成的同學都是EHCP計劃受惠者,雖然支援程度有別,但總體方向一致。

她們當中有不少是住公屋的低收入家庭,家住位置天南地北,她們坦言如果沒有政府的財政和交通支援,小孩根本不可能入讀私立特殊學校。當她們知道C沒有獲得EHCP時大感驚訝,紛紛鼓勵我申請。

做了資料搜集,才知道各地區政府做法、程序和準則都不一樣,但一樣難。第一關是要取得EHCP評估機會。當局會根據評估決定是否提供ECHP。如評估後獲批取得EHCP資格,但也只是跑了一半路,要再經多番拉鋸商討內容,局方才決定給與小孩怎樣的支援和多少津助。

申請過程艱苦作戰三年

我前後用了接近三年時間才申請成功,起步點是2019年1月,我自行填寫表格向居住地的政府申請ECHP,最初以為他們至少會先替C做一個評估,因為C四歲才開始講話,拙於社交,2018年5月,她14歲時已由英國政府醫生評估為自閉兒。兩個月後,我卻收到了「我們認為閣下女兒毋須進行評估」的通知,即是連大門都入不了。

失望之餘,跟一班媽媽軍師談起,大伙兒都建議我聘用「顧問」協助申請,我覺得匪夷所思,一個分配公共資源的制度,居然要用私人顧問方得其門而入。殊不知她們大部份都是由顧問出手,才取得EHCP。為了C,我只好屈服,約見一位重量級顧問。

首次會面,顧問了解C 的情況,坦言成功機會很低。因為她多年來的教育,都由我們自己負擔,而且是私立學校,可見我們沒有財政壓力。C雖然自閉,但有不俗的自理能力,學習表現也不俗。最後,我還是決定搏一搏,希望為女兒爭取得ECHP,重點在能支援她到25歲。

這次會面是免費的,但顧問撰寫上訴,收費二千多英鎊。讀完她的報告,我才明白自己早前的申請為何失敗。厚厚的一份申訴,根據C從小到大的評估報告,詳細講解她的狀況對她的教育構成甚麼問題、ECHP提供的支援能夠如何解決這些問題…….上訴書還會引述案例,指出早前決定如何不合規。總而言之,就是跟足整套評核標準來度身訂造。

2019年10月中,政府終於同意C需要一個EHCP評估。評估可以說是鉅細無遺,有家訪,亦有到校觀察C的學習情況,還要跟她面談。另外,要有言語治療師和教育心理學家的評估。幸好,C讀的是特殊學校,這幾方面的評估,早已齊全。也有家長為了加強說服力,花一大筆金錢另聘知名治療師做評估。

要注意的是,顧問無法建議怎樣的支援才能幫助孩子,這部份家長自己要做功課。顧問只能把家長的要求,根據遊戲規則,寫得有說服力一點。而C 要求的就是語言治療、輔導、額外的功課和考試時間加長,還有需極小班教學。

獲批,但無法開香檳

2020年7月,C終於獲批EHCP!我們卻開不了香檳,因為批給 C的是一家質素很差的政府學校,以她的情況,根本不可能在那裡生存。這種隨便塞你一個計劃的官僚做法,原來是很普遍的,未有做足功課的家長,很容易會被搪塞過去。

制度上,若家長發現方案的不足或漏洞,是可以提出異議。不過,又要走另一套流程,寫另一堆文件來爭取。經過上次的慘痛經憶,我唯有再付500-600英鎊,請顧問提出上訴,為女兒爭取留在現有的私立學校。

2021年中,政府終於同意我們原校就讀,但只會津助我們10%的學費。說穿了就是把官校的開銷挪到私校來用,一毛錢也沒有多給。如果C不是17、18歲,我一定不會接受的,但想到女兒其實只剩下數年時間留校時間,兩次上訴已經花費近3,000英鎊,繼續上訴的壓力和顧問費用肯定不少,我決定和解接受。最重要的是取得了EHCP這張貴賓卡,為女兒的未來打開了一度大門。

若沒有EHCP,C唸完高中,就行人止步,因為受天資限制,特殊兒很難進入大學,既無法留在學校,也難以工作。有了EHCP,只要她願意,還可再在其他教育機構進修,甚至多讀一個高中資格,直到25歲。

女兒笑容換來說不出的快樂

女兒今年中學畢業,她選擇到另一家學校闖闖,進修攝影、時裝和設計。新學校是主流學校,卻有一個專為特殊兒而設的部門,人數很少,學校主動提出可為她安排種種學習支援,包括聘請專人陪她上課,做提點和解釋等等。

EHCP為C換來多兩年時間,讓她可以一步一步從一個受高度保護的環境,走進大社會。那天,女兒掛著興奮笑容跑來跟我說,要做一個藝術治療師,以過來人身份幫助他人,做母親的我,實在有說不出的快樂。

zh_HK香港中文